这里木木or凉心(ノ*・ω・)ノ辣鸡+低产写手「黑塔利亚就是命qwq」

【APH】神经病


“亚瑟……别走……”


CP向:米英(不适者慎入)

设定人类,有一点点的法加

ooc全怪我qwq!!!


啧,又来了,噩梦。阿尔弗雷德再一次从噩梦挣扎出来,他呼吸紧促,满身虚汗。“亚瑟……”他张口,声音是如此的沙哑,像是在梦里已经喊过千遍万遍,但不论是现实还是梦,那人依旧没有回头。他起身,不顾脚下乱扔的衣物走向厨房。他打开冰箱,似乎很吃力一样拿出水瓶,冰凉的触感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,轻轻扭开瓶盖,举起倒在自己头顶,身上被这冷水湿透。玻璃杯摔在地面的声音清脆响亮。阿尔弗盯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出神,俯身捡起一块靠近自己的脉搏……


“替……活……”

“!!!!!”


 手上的玻璃片就这么可怜再次掉下去,阿尔弗雷德捂住头,记忆里的片段像电影的画面不断播放,重复。“快……停下来……”他的头似乎要炸开似的疼痛,从头顶滑下的液体温热,是水?亦或者是汗?阿尔弗伸手去擦掉液体,只感到黏黏的触感,在黑暗的环境自然看不清,他努力撑起自己的身子去开灯。突然打开灯的强光让阿尔弗雷德不适地闭了眼,当他适应了光线,低头看看手上的液体竟被吓一跳。鲜红的血在他掌心里,地上的那一摊液体竟变成了血液,像极了那天亚瑟身上的颜色。“不,不可能!”阿尔弗雷德扭头跑回房间,紧锁住房间用被子裹着自己,靠在房间的角落发抖,那双眼睛早已失去了活力,只剩下绝望和恐惧。

 

“阿尔弗雷德!危险!”

 

不,我不要再想这些东西了……滚出去!!阿尔弗雷德捂住耳朵,那声音却越是强烈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看来我注定命丧于此了,我亲爱的阿尔弗,请听我说完好么?拜托你,代替我好好活下去。”亚瑟已经没了多余的力气,他倒在阿尔弗的怀里,连说话都所以都带着颤抖。“不,不亚瑟!救护车来了!你没事!绝对没事!”亚瑟听了他的话笑到“如果这个小偷的枪法没那么精准,或许……咳咳!”他咳出的血染红了他自己和阿尔弗的衣服“阿尔弗,时间真的不多了,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。”没有了警笛声和救护车的声音,没有了人们讨论这对恋人的声音,全世界都安静下来,阿尔弗静静地听完亚瑟口中的话,然后看着他的手无力垂下,再也睁不开那双藏着森林的眼睛。

 

 

 

 

阿尔弗雷德失神地笑笑,亚瑟,你太残忍了。阿尔弗雷德突然起身,他的身体还是在发抖,却开始整理起凌乱的房间,“亚瑟你别吵,我整理就是了。”他对着旁边的空气这么说。他又来到厨房,地上的那摊液体变回了水,“啊啊亚瑟,英雄可不是故意打翻水的啊。”他又这么对着旁边的空气自言自语,仿佛在他眼里,他的恋人正插着腰在他旁边大声斥责他的堕落。他勾了勾唇,还真是可爱啊,英雄的亚瑟。

早晨,马修被自己的恋人吵醒,急急忙忙按照对方的指令来到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的房子,他推门而入,发现自己的恋人弗朗西斯在和自己的兄弟争论,他急忙上前拉开两人“你们……怎么了?”弗朗西斯烦躁地看向阿尔弗雷德,然后在自家爱人的旁边轻声说到,“阿尔弗雷德开始神智不清了,他居然幻想出了亚瑟。”马修疑惑,凑到阿尔弗雷德面前,看着他满脸的微笑更是心疼,“阿尔……你告诉我好吗?你旁边这位是?”马修试探性地问了问他,他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笑容一如既往的灿烂“嘿马蒂,你是失忆了吗?这是亚瑟!”马修愣了愣,他身体颤抖,捂住湿润的双眼开始哭泣。弗朗西斯上前抱住他,阿尔弗雷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他只好向旁边不存在的人寻求帮助,“呐亚瑟,是我说话太过了吗?”他看见亚蒂想说什么地张了张嘴,但没发出任何声音,他眼角的泪溢出来,指了指自己又上下比划,最后双指比在一起做出一个“X”的形状。阿尔弗雷德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似的,低头对他笑了笑,拉着他走到阳台上,“亚瑟你一直在这儿,一直。他们只不过是看不见你而已。”阿尔弗雷德伸手抱住他的恋人,只听见那人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,声音沙哑,却和当时他的最后一句话重合在一起

“我一直都在用生命爱你。

阿尔弗雷德失神倒下,只听见旁边马修和弗朗西斯传来的声音,意识消失。

 

 

END

 
评论(2)
热度(25)
© 木凉樱子qwq | Powered by LOFTER